2008年5月24日 星期六

『吟唱者』-【一首詩的解剖】

那片片的殘聲雜韻是我今日最後的一滴血

       文字碰觸 那十八長韻的實驗
       今日
       詩人即將被分解、切割、其末無聲
       殘缺華麗的價值
       各位
       叫價罷
       貨到付訖、隨叫隨至

       於是
       片片歲月切洗殆盡
       投擲些許雜韻
       煮沸鍋爐的我正滾燙
       那的清早切下一聲聲
       今日特許那份配餚
       最後卻成劃下今後兩地佐料
       也搭配其末那湯滴血
       凝固 分離殘聲一語空響

       成了
       上帝允諾
       詩人在廢墟中
       傾啼。曼陀蘿彌留的獨寂
       於甸沉細語落盡前
       拋下

       殘聲 劃下其末的凝血

相關文章 :

0 意見: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