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8日 星期日

『給遠方的信籤』:一、詩人的淌血(09)

         9.
         犄獸
         於霧墟遊蕩
         即使森河已化頹地
         蹄下仍奔馳著神話

         故事反覆開始
         我們正拼湊著腦傳導
         雖僅存幾秒
         壅塞的寂詞仍悄然逸去

         藍色輕撫氣漩
         為某段彩鱗留下記憶
         順道
         讓詩人打個噴嚏

         想必是值得了
         當沙漠出土幾片硝塵
         喧聲驟湧
         繆司同時哭泣

         於是帶來
         又黑又沉的負擔
         將整個世界
         淹了起來

         哲學的眼鏡
         執葦渡擺
         說是自有理性開始
         就得考慮刷向何處

         數學的天秤          
         冷冰駐望            
         始終不停等待        
         無解的可解方程磅完

         隨渾沌之謠歌          
         將導出的洪水填向彼岸
         悄然吟唱            
         動盪的荒海殘調

相關文章 :

0 意見: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