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8日 星期三

[憶風]《綠焰》3. 那個年代

  夢之廊的誕生,對長年飽受戰禍之苦而暫獲平和的光朗與星月眾
族而言,算是件重大且欣慰的消息。

  在那個年代,不管是物資的來往或日常的代步,多半需仰賴被喚
為「行獸」的中、大型類生物來進行載運的工作。

  「行獸」此稱呼,最早是來自於瀚雨區域其「輔駁行獸」一詞的
略語,在當地的古商文獻《貨石》中,就有這樣的敘述:

    『悠悠繁徑,旅貿慮遠,勞其龐物,負囊助履。
     民取代足,商以運載,軍用利征,食為餐饈。
     綠曦東啟,紫朧西循,曳影途跡,繫存眾息。
     蕪野鳴雲,霧巔擎烽,叢森憾嶽,湛洋旭守。
     瀚雨饒阜,礎始四馴,輔駁行獸,吾等命依。』

  可是,即使擁有行獸的輔助,對以前的遠旅者和運業旅商來說,
其路程往返之間仍存在著許多不便。

  除需於陌生且綿延的地形中尋找正確方位外,詭譎瞬變的氣候、
匿隱伺動的蠻盜、襲體難癒的疫病、虛實莫辯的惑物、嗜血凶暴的嚎
獸、糧泉俱匱的荒域也都是其途中所需遭逢的難題。

  雖然說,這些難題可透過便捷快速的「征道」來解決,但由於當
時大多數已開闢的征道皆受各地軍業所控管,旅商為確保自身輸運過
程不致受到軍業影響,大多也仍選擇自行尋找與開拓新的運線,或是
透過被稱為「徑點」的商團巡線來進行輸運目的。

  不論是在時刻嚴備的軍業征道,或是無暇歇停的運業徑點,甚至
是獨自探尋的未知巡線,行獸總是於其中默默地扮演著承負商貨與馭
師的角色,並隨武騎、旅商、遠旅者於梅莫瑞各地留下歲月的履跡。

  隨著運業、通貿交流型態的發展與演進,行獸的樣貌、特性與用
途也有所了變化,並同時發展出許多與行獸緊密聯結的專職工作。

  像是自誕生便與行獸共存並以載運為職的「駁司(或叫Tali[塔
勵])」,搭乘行獸於天際翱翔以傳遞訊息為務的「翼通(另稱O-Ra
ya[傲拉雅])」,常成對行動且駁負療護者進行急難救護的「癒導
(又喚Le'Cumon[雷古蒙]),體格強健並隨各地軍業其武、擊、迅、
禦騎四處征討的「締威(Diwe)」,以及許許多多我無法用影翎來簡
短描述的行業。

  而因商貿、軍防、輸運、生活領域都可見其蹤跡的關係,在擬形
法器的摸索與發展過程中,各地的鑄術技師們於嘗試製造被光朗稱為
Jowa ho Paca(喬瓦荷帕卡,一般稱為「摹核」)的法器核心時,行
獸也成了其鑄術師們鑄定形貌時的主要參考對象。

  但是,這些摹擬行獸特徵所鑄造的法器,其當時的用途並非為了
輸運物資,而是略有不慎即有傷亡的殲敵軍具……

           The Memory of Wind-娜塔見聞錄「綠焰」

相關文章 :

0 意見: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